越扒越快乐,越扒越健康!

当前位置: > 女神进化 >

历史馆|病态时尚史:欧洲蜂腰VS中国“三寸金莲”

时间:2016-11-15 20:08来源: 作者:美妆博物馆 点击:

犹记得《乱世佳人》中有一幕,赴宴前的郝思嘉手抓床柱,挺胸吸气,身后的女仆用力地帮她束紧纤腰。我们着迷于郝思嘉在宴会上华丽惊艳的礼服,可是这曼妙身姿的背后却是欧洲从文艺复兴时期至维多利亚时期整整三个多世纪女性的畸形束缚。


西方有束腰,中国旧时有“三寸金莲”,以纤足为美的风气将女性的健康抛诸脑后,“小脚一双、泪水一缸”,何止是泪水,时时刻刻如履刀尖的疼痛是相伴于旧时女子一生的,而这番血泪只是为了取悦别人。


今日,美妆博物馆将为你揭晓欧洲束腰和中国缠足背后的病态历史。

欧洲束腰

《乱世佳人》中的郝思嘉纤腰是17-18英寸,法国的Catherine女王在她的宫廷上制定的标准是:14英寸,在伊丽莎白一世时代束腰的尺寸到达了极端:13英寸。为了达成这样的可怕尺寸,最严格最有限制性的束腰衣是必须强加于身的。


无论是泰坦尼克号中渴望自由的露丝,还是漫游仙境的天马行空的爱丽丝,她们永远有一个在身边时刻念叨有没有穿束腰衣的母亲。不同于电影里时常展现的洛可可风的白纱胸衣,真实的束腰衣重达四十磅,用钢铁、皮革、木头製作的全身束具无情地挤榨着从腋窝到臀部的每一寸肌肤,甚至被勒紧到无法呼吸的程度,所以才会有郝思嘉嫉妒的吃得极少、动不动就晕倒的媚兰小姐。

穿束腰衣的时候,女孩们手被固定在床柱上,帮助穿的女仆或是女孩的母亲用膝盖顶在女孩的背上尽力勒紧束带,有时候甚至集多人之力或是动用机械力量,然后再确定达到极限之后,系带会被打个死结,并把多余的绳头剪掉,甚至用蜡或是戒指将系带封死,最后在拉紧肩带。

肩膀部位被完全制压住的少女们连系带的扣都碰不到,完全无法解开背后的系带,凭一己之力脱下束腰衣根本是不可能的。因此她们只能在这样的痛苦之下成为真正的“淑女”,小步地温雅行走,笔直地端庄站立,像小鸟一样进食,从来不能充分地大口地呼吸。


如此长时间压迫身体的束腰衣让女孩拥有纤腰,同时也带来了持续的内脏损伤、肋骨变形、还有盆腔淤血、不孕、子宫内膜脱垂等等隐患。那时的批评家们直言:“将乳房压缩成饼,不久之后,连呼吸都发出臭味”,染上肺病和口臭基本上也是束腰衣的标配。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一大批女性前赴后继地在健康和细腰中选择后者呢?



束腰的文化发展从来就是被两拨力量推动着向前的,其一,纤腰娇弱是女性贵族身份的显示,平民女性忙于劳作,哪有时间动不动就呼吸不畅而晕倒;其二便是当时取悦于男性的审美标准,男性的取向深深地渗透在旧时女性的对美的追求当中,纤腰不过是披着“美”的外衣的男性私欲罢了。


中国缠足

除了透不过气来的束腰,人类历史上女性的变态时尚史里不得不提的就是中国古代的缠足,残忍程度堪比束腰,同样是折磨了女性上千年的畸形审美。


缠足的起始有说是夏商时期的大禹之妻、妲己,也有人称源自五代的李煜的爱妾窈娘,窈娘用帛缠足,使脚纤小屈突而足尖成新月形,在莲花台上展姿起舞,后主称之有凌云之态。总之,缠足兴起于宫闱,后在民间蔚然成风。

古代女子缠足,是以人工的方式营造出一种独特的“女性美”,据记载,女子缠足约从四五岁开始。讲究的人家一般挑农历八月二十四日这天给女孩裹小脚。清人顾铁卿在《清嘉录》卷八中说:“(八月)二十四日,煮糯米和赤豆做糍团,祀社,谓之黏团,人家小女子,皆择是日裹足,谓食糍团缠脚,能令胫软。”缠时先将脚拇趾以外的四趾屈于足底,用白棉布条裹紧,取其涩而不易松。等脚型固定后,穿上“尖头鞋”,白天家人扶之行走,以活动血液,夜间将裹脚布用线密缝,防止松脱。到了七八岁时,再将趾骨弯曲,用裹脚布捆牢密缝,以后日复一日地加紧束缚,使脚变形,最后只靠趾端的大拇趾行走。


怎么样的一双金莲才算美的呢?流传最广的金莲七字诀为“瘦、小、尖、弯、香、软、正”。《肉蒲团》一书的作者——清人李笠翁则有香莲三贵“肥、秀、软”标准;方绚在《香莲品藻》中列出金莲三十六格“平正圆直,曲窄纤锐,稳称轻薄,安闲妍媚,韵艳弱瘦,腴润隽整,柔劲文武,爽雅超逸,洁静朴巧”。

然而,浸满了中国古代女性血和泪的“金莲”,即使它有“钿尺裁量减四分,纤纤玉笋裹轻云”、“新罗绣行缠,足趺如春妍”等美好的诗句辞藻来赞美,仍然掩盖不了最丑恶的本质:缠足就是封建社会对女子实行性压迫的重要表现之一,它最直接的原因是满足男性的审美、男性的私欲。

古人认为,女子不堪盈握的“金莲”,惹人怜爱,可以“昼间欣赏,夜间把玩”,由于足小和疼痛,女子走起路来娉娉婷婷、扭扭捏捏,这也能满足古代男性的审美要求。并且这“金莲”还能限制女子的出行,剥夺她们和外界接触的机会,是“守贞”的妙法。

“第一娇娃,金莲最佳,看凤头一对堪夸。新荷脱瓣月生芽,尖瘦帮柔绣满花。从别后,不见他,双凫何日再交加。腰边搂,肩上架,背儿擎住手儿拿。”风流潇洒的才子唐寅的纤足咏如是,这畸形的审美背后,是古代的男性对女性的扭曲、压迫和摧残!


不论是旧时的欧洲束腰还是古代的中国缠足,其实这都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摧残和压迫的投影。它们是审美时尚的变迁,但是如是畸形审美背后的逻辑我们知多少呢?以此为鉴,不为取悦于他人、不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的审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啊!如今的你们,都做到了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美妆博物馆】,欢迎关注【美妆博物馆】(ID: meizhuangbowuguan)——中国第一美妆博物致知平台,全方位解密美妆。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meizhuangbowuguan@163.com

比别人多知道一点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