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扒越快乐,越扒越健康!

当前位置: > 热帖读物 >

以为痔疮手术不算什么,现在生不如死

时间:2016-12-15 14:05来源: 作者: 点击:

在家休病假,闲着无聊发个帖吐吐苦水。


得痔疮是在还未成年就得了,真的很郁闷啊,我平时根本不爱吃辛辣的,什么火锅啊,串串啊,烧烤啊都没怎么吃,但是在离开父母出去读书时候把泡面吃爽了,三天两头的吃泡面,还有老干妈拌饭,估计就是这样遭的。有一天解大便发现流了好多血,鲜红鲜红的,吓死了,我赶紧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我应该得了内痔,当时就感觉生无可恋啦。



然后发展到第二年就发现有一坨肉肉会在解大便时候跑出来,而且假如之前吃过刺激性的食物,解了大便还会疼,火辣辣的,那时候都没引起警觉,照样吃吃喝喝,后来解了大便必须手托回纳,这时候已经是比较严重了。中间的这几年依然是该吃吃,该喝喝,最近三四年比较恼火,照理说该去治疗了,但是我懒啊,我属于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类型,没要命我是不会管的。


然后到了四年前,我到单位没两个月就得了外痔,我擦,你造吗,外痔可疼啦,疼的不要不要的,自己照镜子发现是一个小圆坨坨,大概有小拇指头那么大,紫红的,血栓性外痔,这已经符合手术标准了,但是因为才参加工作,所以觉得先用点药,以后再说,后来医生开了中药坐浴好了很多,一般情况下不会复发。


最可气的还是那坨肉,越来越痛,本来以前不痛的,后来解了大便就很痛,导致我不敢解大便,后来还形成了很多小的血栓在上面,就是摸起来一个颗粒状,硬硬的。


事情发展到这个月15号就彻底改变了(泪崩)。话说那天我被安排去学习,早上起来觉得屎意袭来,但是当时正在擦脸,就想等两分钟,结果这一等等进了医院(再次泪崩),我擦完了脸我就去蹲着,发现解不出来,就使了一个劲,还是解不出来,我就说不解了,冲厕所发现怎么那么多的血啊,整个马桶都红完了,但是我,很快就镇定了,我穿好裤子,走了。走到车库放东西觉得那坨肉又掉出来了,还有点痛,我都忍了,然后我说不开车去打车,走到路上,等来了车,我觉得怎么屁股凉嗖嗖的啦,我手一摸,我的天哪,一手的血啊。



我还是毅然决然上了车,但我不敢坐,我用纸垫着,结果十几分钟,一包那个洁柔黑色包装的纸(主要强调厚度)瞬间就湿完了,这下才把我吓到了。到了学习的地方我男朋友去给我买了两条内裤,一包苏菲夜用卫生巾,我去厕所换的时候,真的,毫不夸张,我内裤除了前面是干的,包括护垫都在滴血,事情大发了。


但我还是倔强的去听课。坐了没有五分钟,感觉真不是事情,我男朋友就叫我去楼下挂个号找个医生止血,这样不是办法,起码失血有300毫升了。我先去卫生间换卫生巾,已经又打湿一大片了。


挂号的人太多了,我们又赶紧坐车回去。到了医院,医生看到都瞠目结舌的,立刻给我止血,说必须住院,明天手术。幸好那天穿的是很长的外套,裤子黑色的,看不出来。


办了入院就去病房抽血,我本来血管不好,又加上失血过多,更找不到,终于扎进去了血都不流,手都给我压紫了,麻了,那个血才一滴一滴的滴出来,一共要抽五管,我只抽了三管,然后我就说你扎脚,我大隐静脉挺好,护士说脚很痛,我说没关系。然后扎脚踝,那么大的血管,那么有弹性,特么的都没血!然后她就把我的腿从上往下按,想把血按出来,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完成了。到了输液时候,考验又来了,弄了半天才把留置针打上去,唉。



然后就是手术,手术用的腰麻,上半身有知觉。因为我也是医院里上班的,所以中途跟医生比较聊得来,也比较放松。腰麻之前医生说过可能跟做皮试差不多痛,然后麻醉师跟我聊着聊着猝不及防就给我整进去了,吓得我往外面一跑,针被我弄出来了,又挨了一下,我说你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啊,你这突然叮我一下,我下意识就跑了。


然后他又给我弄了一针进去,他说你这太瘦了,我针进去那么一点就到了。慢慢的我感觉腿麻了,很暖和,医生说药效来了。然后给我把体位摆好,就准备手术了。中途心电监护不停的警报,我血压有点垮下去,只有八十多五十多,麻醉师说不行,她的留置针滴太慢,必须补充液体,不然血压会骤降。


然后另一个大概是学生,就过来给我找血管,她看到我到处都是淤青,都快哭了,扎了我两针愣是没成功,然后麻醉师说要不我给你打在脖子?我虎躯一震,不行!然后还是将就用的之前的针。白白的挨了两针,现在都还是淤青的,碰一下都疼。


做的过程中我觉得医生在扯我的肠子,我说哎老师,你不要扯我嘛,扯的不舒服。医生说我太敏感了,一点小动作都能感觉到。我也觉得,所以也最怕做着做着麻药过了,那不得疼死。以前我在华西做痣切除时候,手术还没完我就感觉很痛,搞得医生不得不再次给我麻药。


手术很顺利的完成了,加上准备工作只用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下半身毫无知觉,然后把我送回病房,六小时内不能吃东西喝水睡觉,去枕平卧位。我就盯着天花板啊,眼睛眨巴眨巴的,又渴又饿。中途我妈不停的喊我,生怕我睡着了。这时候该干嘛了。


对,插尿管。你知道吗?我在手术室就开始在做心里建设了,我祈求医生可不可以不插尿管。医生说腰麻后遗症就是尿潴留,很少有人能自行解出,有人和你一样不插尿管,结果等麻药过了他解不出来,还是插尿管,关键是难受啊,你还不如等麻药没有退的时候插,啥感觉都没有。


好吧,我认了。护士来给我插尿管了。所有人不管想不想小便膀胱都不是完全放空状态,它永远有尿,所以正常情况下尿管到位了尿就会自行流出来,可是,为什么,我,半天没有一点尿?!护士在那里捯饬了半天,急得不得了,然后又拔出来,又叫另一个护士插,也是进去了没有尿,你们知道我的感受吗?我特么不就做一个痔疮手术吗,为啥要三番五次折腾我啊?我都快哭了。


后来尿管也没插成,护士都毛了,说要不然你想尿的时候去试一试嘛。我答应了。然后麻药随着时间也一起流逝,我感觉腰好胀痛,脚能动了,怎么屁股有点疼,然后还没有六个小时屁股彻底开始疼了,疼得我龇牙咧嘴,又不能翻身,不能侧卧,只能平躺着疼。


我怎么形容这种疼,就像是在烂屁股上撒盐,撒辣椒的感觉,总之就是火辣辣的胀痛。然后我就哭啊,哭啊,难受啊,我说我腰胀痛,护士说是不是想上厕所,叫接便盆,我不干,我要起来,于是来看望我的同事把我扶去厕所,给我放水龙头,可是我毫无感觉,我就是痛啊,我同事说你没尿出来,搞得我都想尿了。然后回到床上继续痛,护士来给我导尿了,我真是挂了狗了,又给我插了两次,我擦,疼死我了,又是这种火辣辣的疼,终于见尿了,我的天哪。


然后肛门那里持续疼痛,我感觉我支持不住了,我说叫医生来,我要打针。等了好久,大概都又痛了半小时,医生才来,我说医生求求你给我打针嘛,真的太痛了。然后又是十几二十分钟护士才来。给我打了一针盐酸曲马多,呵呵呵,根本没用。依然痛不欲生。


就这样疼痛到天黑,又发了一种阵痛的胶囊给我,目测不是毒麻药,我吃了也是一点用没有。在16号那个艰难的夜晚,我持续疼痛到第二天早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吃了一颗镇痛药才没痛,白天就这样安然度过。我爸妈都去上班了,没法请假,男朋友白天请了假第二天要上班,我就让他傍晚走了。


这时候病房只有我一个人,其实我也没什么需要照顾的,从十点过睡到十二点二十,来给我输液,完了就又开始痛了。我一直从十二点过痛到四点十分,我受不了了,我叫护士再给我打一针,打了针五点过入睡,到了早上七点过,噩梦又开始了。


说真的,即便我也是医护人员,但是我作为患者躺在医院必定特别渴望医生的关心,护士的温柔,但是,我很不幸,我遇到了一个耿直医生。七点过我昏昏沉沉的觉得有人在喊我,扯我的被子,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女医生对我说咋还在睡啊?起来了起来了,起来换药。我因为才打了针,只睡了两个多小时,人一点精神都没有。我说能不能等一下?她说难道我做手术都要等你哇?


然后我没说话,坐在那里。她说快点起来把裤子穿上,你家属呢?我说上班去了。然后她说把你的药给我,我告诉你怎么用,等一下你自己把辅料取了哈。我说药在柜子里。因为我起来不了,有尿管,很不方便,柜子又在对面。她说拿来啊。我说你帮我拿一下嘛。她暴躁的给我拿出来告诉我怎么用。然后催促我快点。


我穿裤子都没劲,好不容易穿上了去厕所觉得整个人晕的很,心率特别快,该有120了,然后我还是坚持把纱布取了,但我发现肛门里还塞了一个纱布,可我扯不出来,粘着的,稍微动一下就痛得很。我很努力一点点往外面拽,可是没用,大汗都给我痛出来了。


我决定不扯了,我站起来的时候差点到了,走到床边彻底倒在了床上,我觉得我的心跳爆表了。然后护士给我测血压,也是怪,平躺着一只手八十多四十多,一只手一百的六十一,然后我说叫一下医生,结果医生三四个小时都没来。这点我给差评啊。


休息片刻我就去了换药室,真的,到现在我都记得有多疼。18号早上,做完手术还没有48小时,到了换药室,我说我扯不出来纱布……布字还没说完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给我扯了,我的惨叫恐怕回荡在整个走廊。她给我消了一下毒,我又是一阵惨叫,我说你在干嘛?她说拆线!我说这么早就拆线啊?


你想想,48小时都不到的一个缝合伤口就要把线拆了该有多疼。她给我解释了一堆以后手上功夫一点都不耽误,我基本上就以惨叫开始的以惨叫结束的。她还说我鬼哭狼嚎。这点我承认,我嗓门不小。可是,她居然还只是把针脚给我松开,并没有把线抽出来,她觉得自己做的很轻柔了,结果我痛成那样,还有两针说明天等M老师给我拆。我真是谢谢她高抬贵手。


我一瘸一拐回到了病房,我爸天天说痔疮是小手术,看我痛成那样都不好说了,就叫我坚强点。这时候我病友已经来住院了,看我这样子都开始怕怕的了。然后拆线这天医生给我下了长期の镇痛药,但是是一天一次,所以白天基本上不痛,到了下午五六点就开始作妖了,我也不能总是打针,一般能忍的我都忍了的。


第二天我的天使给我换药,她给我抽线,真的痛,火辣辣的,还剩两针没有拆的她给我弄得时候我真的没法坚持了,我说M老师,求求你不拆了嘛,我真的很痛。然后她就一个劲安慰我,拍我背,让我缓一缓,我这时候已经被痛的脑门充血了,整个脑袋是麻的,我平时只要激动得很就会充血,脑袋就会麻,嗡嗡的响。


然后她说那我用剪刀给你剪,我真的都形容不来有多痛,总之那两针都是剪刀剪的,我在换药室的床上躺了好几分钟才缓过来。大概拆线就是人间炼狱了吧。


好了,人间炼狱说完了接下来就是下地狱了。



接下来漫长而最为痛苦的就是解大便!尤记得那天那个耿直医生准备给我拆线之前叫我去解个大便,我去厕所蹲下都觉得肛门快撕裂了,然后我小心翼翼的,突然觉得我的肛门是不是掉了啊,怎么那么疼啊,然后蹲了几分钟只解出来大概半个小拇指那么多,我又艰难的站起来。


然后在当晚以及之后的几天里我每次去解大便,每当大便呼之欲出之时就感觉我的肠子都快要被拉出来了,痛啊,特别是大便出来那一刻,仿佛解的不是大便,是内脏。我在厕所里痛的发抖,大汗淋漓。


本来20号那天都挺好了,也没那么痛了,晚上也可以睡着了,除了解大便还是会大汗淋漓之外一切都好,到了21号医生就告诉我说水肿了,我擦,运气真好。然后又有点不舒服,总之就是难受,22号我出院了,刚刚一周,本来说24号也就是今天回去上班的,可是医生说每天早上都必须到医院去换药,而且我这情况上班可能比较恼火。我想了想也是,不能久站久坐,万一越弄越严重岂不是哭死,所以楼主又请了一周病假。


我不会告诉大家,我现在解小便是站着稍微屈曲一下膝盖的,如果我蹲着解会把肛门弄痛,我男朋友现在担心两个问题,其中一个就是怕我好了以后形成心理阴影蹲着解不出小便。还有一个就是他反对我发帖子,他说万一有人认出我了怎么办,我说我又没做伤天害理,鸡鸣狗盗,违法乱纪的行为,我是在科普,分享。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问候楼主。

比别人多知道一点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