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扒越快乐,越扒越健康!

当前位置: > 热帖读物 >

事业单位取消编制,噩梦从谁开始?

时间:2016-12-20 20:12来源: 作者: 点击:

某公立医院精神科大夫张洁女士最近老是噩梦不断。她常常梦到饭碗被人抢走,又遭人步步追杀……这些是“迫害狂”典型症状。为此张女士怀疑自己罹患精神类疾病,最后网上一查终于释怀:原来一切都是编制取消给闹的……


张洁女士心理症状并非个案。日前随着人社部官员放风“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整个高校、公立医院系统可谓炸开了锅。所谓“不纳入编制管理”,简言之就是取消高校、公立医院事业单位编制,但保留事业单位性质。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公立医院在编人员大约有800多万,高校在编教职工有233万余人。本次改革取消编制,实现全员聘用制,将意味着这1000多万人“铁饭碗”被砸烂。为此谁还睡得了安稳觉?


好端端的高校、公立医院,为什么要取消编制?是谁在抓鬼放鬼?其实一切问题源自于国家财政状况日渐危机。同样有数据显示,全国现有111万个事业单位,编制内总人数超过3000万人,加上900万离退休人员,事业单位大账是4000万人左右。除了事业单位还有大约800万公务员。两个数据相加大约是5000万人。这是什么概念?国家每年定工资时,必须首先包揽5000万人大帐。这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人口数。而这个大帐中,事业单位的人数是国家公务员的4倍。

所谓事业单位,原本是典型的中国特色产物。在介于国家机关公务员与企业之间,我们国家设置了一个中间段——事业单位。事业单位相对于企业而言,它们不以盈利为目的;相对于国家机关而言,它们不具备社会行政管理权力。主要是以增进社会福利,满足社会文化、教育、科学、卫生等方面需要,提供各种社会服务为直接目的的社会组织。


想想也是,中国庞大的事业单位规模,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都养不起。为减轻财政负担,事业单位改革必须提上日程。我国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始于2011年,目前已基本完成第一阶段任务,即划分公益性和非公益性,推进分配激励机制改革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将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转为企业,从事公益服务的继续保留在事业单位序列,强化其公益属性。保留下来的事业单位分为两类,承担义务教育、基础科研、公共文化、公共卫生、基本医疗服务等基本公益服务,不能或不宜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单位或机构,确定为公益一类;承担高等教育、非营利医疗等公益服务,可部分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单位或机构,确定为公益二类。


今天我们谈到高校、公立医院属于公益二类,对其改革取消编制,就是在探索通过“公益”和“市场”两条腿走路,化解国家财政危机。而之所以要保留事业单位性质,主要是考虑到高校、公立医院仍然具有某些公益属性,不能完全推向市场化,还要由财政进行差额拨款。在全部取消事业单位编制之后,未来高校和公立医院将会实行全员合同聘任制。


根据人社部改革部署,取消高校、公立医院事业单位编制,似乎已经是水到渠成。按照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要求,先是分类改革区分了营利与非营利,接着是“效益工资”明确了“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然后是“全员聘任”要求做到“按事设岗、按岗聘人、无岗走人”,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则进一步扫清了障碍。取消编制的意义,不仅在于解决编内、编外的历史遗留问题,更在于为落实自由竞争这一市场经济的核心打下坚实基础,以专业领域内的服务质量来竞争生存与发展的保障。


为什么要取消编制,除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最关键的是,编内、编外分类,也就是所谓体制外、体制内划分,严重违背市场经济规律,已经成为千夫所指。事业单位是典型的计划经济产物,其员工与公务员同属干部编制。即使在同一单位,有编制的人位于金字塔顶,没编制的人,位于金字塔末端。编制内人员的待遇比编外人员的高,但很多编外人员干的活似乎更多更累。“同在一家单位,你在这头,我在那头,中间相隔的是待遇和福利的巨大沟壑”——这句网络吐槽颇具代表性。


其实早在2004年3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李盛霖就指出:我国的事业单位存在着两大弊端,体制改革势在必行,“部分事业单位占着国家资源、享受着财政支持,却没能有效和公正地提供相应的服务”。因此在很多人看来,与其针对事业单位存在的问题“修修补补”,不如痛下决心进行彻底的改革。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第一阶段,基本达到了“减员增效”的目的,而在分类改革的第二阶段,取消公立医院、高校等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的事业单位编制,同样也要努力实现“减员增效”的目的。


不得不承认,一个事业单位建起来容易,要改起来就难了。这就是中国国情。高校、公立医院取消编制,口号喊起来容易,真正改革起来,问题绝不是那么简单。


首先面临的就是养老保险金挂靠问题。 众所周知,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之后,单位同样需要为员工缴纳20%的基本养老保险和8%的职业年金,但由于分类不同,其中的差异很大。据了解,公益一类的事业单位,需单位缴纳的28%部分均是记账处理,而公益二类的事业单位,高校和医院则需要真金白银地划出这笔钱,即便有财政承担部分比例,单位依然需要支出大头儿。钱从哪儿来?谁来出这笔钱?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很多事业单位都竭尽全力希望进入财政全额拨款的公益一类的范畴。那么,编制取消后,高校和医院1000万人的养老保险金原本单位上缴部分,突破了原有编制管理的限制,国家包袱甩了,多出来的钱由谁来掏?


第二个问题是政治身份认定问题。 事业单位原本与机关公务员挂钩,除了既得经济利益,就是身份地位显赫。想想也是,而今国有企业“破三铁”已经有年份了,但中国国企领导人“级别”问题却始终破不了,大型央企主管至今还是施行国家任命制,原因就在于国企领导人身份地位历史牢固性。那么同样我们可以想想,当高校、公立医院编制取消后,国家包袱甩了,领导人身份地位瞬间天上地下。倘若北大清华校长,在央视新闻联播里和一个贵州山村小学校长平起平坐,你叫伟大的北大清华校长面子往哪搁?


第三个问题就是经济收入保障问题。 可以毫不讳言,而今高考千万考生,全家祖宗三代拼老命提供一切机会让子女考重点大学,所奔的目标,就是将来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学而优则仕,事业单位旱涝保收体制,事业单位劳逸结合模式,事业单位光鲜亮丽面子,中国的高校、公立医院无疑是高考热门。而一旦取消高校、公立医院国家编制,由于残酷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国普通高校、公立医院往往会不堪一击的。一旦未来的高校、公立医院教授、主治医师们日子连今天的义务教育中小学,甚至幼儿园老师收入都拼不上,中国的青年学子们,他们高考还有什么盼头?!


第四个问题是“去编制”与倒逼事业单位改革问题。 普遍认为,“去编制”可以倒逼事业单位改革。取消高校与医院等事业单位编制化管理,有利于编制创新改革,解决养老保险改革中对编内、编外人员的对待问题。但在笔者看来,有编无编问题解决了,知识贬值、老体倒垂现象谁来解决?中国向来有行政办学、政治办学传统,就是缺乏教授办学。一切都是政府、政党说了算。文ge时代轻视知识,蔑视知识分子,盛行所谓农宣队、工宣队、军宣队管理大学、医院,一切会不会卷土重来?


对于高校、公立医院去编制,南方周末评论员曾这样建议:中国要么如英国、加拿大等,建立公立医院体系,政府直接提供医疗服务,民众看病不需要再掏钱,医生就是公务员;要么如美国等,医疗服务由市场提供,但民众有医疗保险,医生就是市场的参与者。然而这两种情形,都没事业单位什么事。


取消高校、公立医院编制,探索“公益”和“市场”两条腿走路,化解国家财政危机,这一切描绘起来确实美轮美奂,一切改革也都是利国利民的。但中国的问题,常常是理想无限美好,现实十分无奈。播下去的是龙种,收获的往往是跳蚤。过往美好的住房体制改革,改出的却是“天价商品房”怪胎;过往美好的教育体制改革,改出的却是“教育产业化”魔鬼;过往美好的医疗体制改革,改出的却是“天价医药”恶魔;过往无比魅力的政治体制改革,而今甚至却连提都不愿提了,还有什么名堂可改……那么敢问未来的高校、公立医院取消编制改革,又会改出神马东东?


事业单位取消编制,噩梦从谁开始?看来张洁女士噩梦不断是有据可循的。取消高校、公立医院编制风声鹤唳,在各方面条件不具备情况下,叫人如何不浮想联翩?难道一切结果会是前苏联的“休克疗法”? “国家缺乏方向感,精英缺乏安全感,百姓缺乏希望感”应该是一切问题的由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比别人多知道一点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